一直有一支歌,一支藏在夢裏的歌。歌裏有漫山遍野的春天,彎彎曲曲的思念。一直有一顆心,一顆最細膩的心,溫柔的守護所有的純真。用這一顆心輕輕淺淺唱這一只歌。親愛的,此時,此生,我只希望你是唯一的聽眾。

  水向石中流出冷,風從花裏過來香。聽我把這只歌唱給你聽。歌裏有三分之二的歡喜三分之一的落寞。你就這麼安靜的聽。等你說你的心曲正是我所唱的,我就知道你也懂了。懂了歌裏的落寞。我要你看著你,和我一起一句一句地吟唱,吟唱屬於我們的幸福。

  如果說青春如花,親愛的,我願你的愛是我花中的蜜。楊柳池塘風淡淡,梨花院落月溶溶,年年花香應如故。我希望完整地擁有一個幸福的憧憬。希望之外,一切都奔向落寞。你說過虛無是相,心海無邊。只有希望是不死的。生。一念生即念念生,生生不息。我不再忙著,忙著在書裏翻尋找到一些合適的詞句來勾勒未來的天空。不想我們的愛情入畫入詩入夢,只想讓它很平凡,很平凡的留在紅塵,開成一朵不會褪色的花。沒有你,路過清澈的湖面也許看不到我的倒影,因為我們應該是一體的。我不要一個人獨坐雲端般坐在這裏,沒有你,我的詩句點點滴滴寫不出動人。把我唱給你聽,不論這只歌這場愛情會把我帶到哪里。

  我把我唱給你聽,我的歌別人聽來都是無聲的。只有你說動聽,你說歌裏有梔子花淺淺芬芳的感傷。純白的思念細緻的惆悵。你說是從時光的深處輕輕流淌出來。像站在金黃的麥田裏,我看你臉含微笑靜靜聆聽麥浪的聲音。整顆心浸潤其中。那就是愛情的聲音。你說你要告訴每一顆麥子我們之間的愛情。你可以來得很遲,但是不可以走得很早。

  從開滿蝴蝶花的草叢中,從斜風依依的河柳中,你靜靜的望著我,我的歌聲就開始長出翅膀。陽光下的海,一樣蔚藍。把我唱給你聽。歌裏有真真切切實實存在的感情,我要讓你記住,讓你隨著歲月一起銘記。無論相隔多少的山川峽谷,還是在我們的目光只有一線之隔,其實都只有一支歌,一個轉身的距離。我們的愛在風裏蔓延,永世不醒念念不然。

  靈有生,花無常。即使有一天我們走在不同的尋找現世安穩的路上。我的歌也會伴著你融化成空氣。自由,彌漫為你身後的陽光,緘默而溫暖。不用回憶,不用轉身,不用等在原地。草木已深,情愫依依,卻已別離。你說你會看到夢裏我在融雪的河畔輕吟的歌聲。醒來你會明白,一切,都已經遠走了。在光的深處,是聽不到風聲的。無需呐喊,無奈,蒼涼。誰不曾在幽邃的藍色天空放牧過潔白的雲朵。誰的心不曾柔軟過?

  把我唱給你聽,即使繁榮敗落,滿地的春夢。滂沱的大雨逝去。春天逝去。依然年複年年。給自己插一雙會飛的翅膀,穿行在塵世輪回之間,曾經溫暖的愛始終流淌,它從未因為悲傷而離去,而是以一種微笑緘默的姿勢存在著,我們年輕歲月裏的情意便似芬芳的紅酒,苦澀卻溫暖。我們的愛依然會在風裏蔓延,永世不醒念念不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