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華似水,浮生若夢,一季複一季,一年又一年,小半生的光陰倉然數學補習邊個好 而逝,回眸悉數,猛然慨歎,那些昔年裏或深或淺、或長或短的緣份,不管有無交集,皆已於歲月的長河中飄飄然不得蹤影,無論怎般打撈,皆只是忽明忽暗的婆娑幻影。

 

時間啊,此般無情,此等決絕,從前過往,幾多莫失莫忘,幾多生死契約,一轉身,一離別,彼岸此岸,天南地北,青山隔,雲水阻,紅塵裏奔走,俗事中纏綿,該是怎樣的情深才能不淡忘?該是哪樣的厚愛才能不遺失?

 

雖說,滄海桑田,往事如風,性淡如菊,心似幽蘭,愛已塵封,情已上鎖,然而,總有些念,如空穀幽蘭,在人寂夜靜之際,悄然將暗香灑透深幽的山谷;總有些情,如明月清風,總在推開窗扉的霎那,赫然攪動平靜的心湖;也有些愛,藉斷絲卻相連,弦斷音卻繾綣,心有千千緒,唯有,獨自受領梳理。

 

倉促的年華裏,不問對錯,不管結果,愛來,全身心地投入,愛去,撕心裂肺地難舍。我想,這種熱烈澎湃的愛戀也只能發生在年少青澀時,這些個山盟海誓的契約也只能發生在心性莽撞時。當歷盡繁華,當心性寡淡,誰還能義無反顧地付予愛情?誰還會不問因果地相許未來?

 

無論如何,紛繁世間,浩瀚人海,能有幸交集,就是緣份,能癡心愛過,就是生命裏最美的際遇,無論轉身後音訊有無,不管歲月如何輾轉變遷,曾經的心動不能忘懷,舊時的愛戀不會磨滅,那些真真實實發生過的纏纏綿綿,那些認認真真的情愛私語,與時光同行,如歲月不老,總會在不經意間翩然浮現在夢中,以致於夢醒,情懷漾動,心湖翻騰,直將舊人深深掛牽,直把舊情來回拾起。

 

原來,有一種愛,雖已隱匿於時光深處,看似淡忘,實則不曾遠去,總有些觸景生情處,讓你起心動念,也總有些似曾相識的場景,讓你墜入舊時的情意中,將思念蔓延開來。

 

原來,有一種情,自從相愛的那一刻開始,便已徹徹底底地嵌入彼此的生命中,不管別後的日子多麼靜好,不管離後的彼此多麼緘默,但,那些個埋藏在心底深深處的牽念,一遍又一遍地縈繞心際腦海,那些個欲語還休的問候,一次又一次地升騰起又湮滅在無聲無息中。

 

窗外慢慢墜下的月光,帶不走對你的牽掛,夜幕中飄飄蕩蕩的流螢,攜不九龍 補習走對你的思念。很想很想,給你打個電話,輕輕問候一聲,就如親人一樣隨意;多想多想,跟你說些悄悄話,淡淡敘敘舊,有如老朋友一樣親昵。然而,深知,有一種愛,只能放在心間,不必驚擾;有一種情,也只能用心感受,不必通曉。

 

冬去春來,陽光和煦,春意欣然,恰逢佳節,寄語無聲,被思念的絲線緊緊牽引著,夢回舊時光,隱約尋覓到愛的足跡。那春光漾動的田埂上,初見的少男少女一見鍾情,不談結果,不問因緣,許下脈脈深情,結下不離不棄,一如桃花開,驚豔了時光,溫潤了流年。

 

人活一世,草木一秋,滾滾紅塵,倉促旅途,來得越急的走得也越快,越是不經意的越能牢固永久,有心裁花花不開,無心插柳柳成蔭。過去終究屬於歷史,只可愐懷,無需悔怨,緣深緣淺,自有安排,緣起緣滅,自有因果。因為愛過,所以無悔,因為真心,所以無怨。

 

心似幽蘭,波瀾不驚,愛已塵封,情已藏妥,不說愛你如初,不道念你如昨,但,那份駐紮心底的牽掛卻千真萬確,那種念起是暖是愛的情懷卻毋庸置疑。就這樣,倆倆相望,永不相見,默道安好,遙寄祝福,懷著對舊時的念想,揣上彌久生香的思念,慢慢悠悠地在遙想中老去,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與安穩呢?

 

當兩鬢如霜,當耄耋遲暮,若還能依稀地將彼此想念起,若還能心無旁騖地互道靜好,你在,我在,情意在,惦念在,不至相忘於江湖,便將是那段情最美的結局。

 

天不老,情難絕,剪不斷,理還亂;夜未央,意闌珊,情亦真,愛亦真。雲在青天,水自東流,歲月忽已遠,芳顏去,華髮生,卻,總把舊戀憶,總將舊情追,何堪,何堪……

 

歲未,念起,愛無聲,情無言,惟願,將濃濃的思念串成七彩的風鈴,當你輕推窗櫺,那婉約悅耳的德善健康管理風聲,便是我摯誠的祝福,那滴答淅瀝的雨聲,便是我情意的呢喃。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,有生之年,念你如初!